申博sunbet开户

申请sunbet手机版_瑞安生活服务

多媒体舞蹈的光影魅力

真是太恐怖,台北四、五、六月的舞蹈演出,简直多到不可胜数,从云门舞集、台北艺术节、两厅院「海阔天空实验舞展」到新舞台「五月舞风」,喜欢舞蹈的观众简直无法休息。在这些舞蹈表演中,有几场演出的特点我很感兴趣,那就是结合多媒体形式的跨界媒材,除了音乐、声音与舞蹈外,更加入装置艺术、幻灯影像与光影流动,将单纯的舞蹈变换成为一齣奇特美丽的故事,而且这些演出中还包括两齣台湾本土的创作。


今年台北艺术节的舞蹈表演可说最多媒体类型的舞蹈演出,像是洛桑剧场《视觉与听觉的草书》、动画舞蹈剧场《非爱情故事》、艾雷那现代剧场《吞噬青春》、比利时终极舞团《有关借来的人生》,都不是纯然的舞蹈、戏剧演出。

例如《视觉与听觉的草书》就以空间与灯光交织出东方的禅意,让舞台演员在光亮与黑暗间消失与浮现,配合流行音乐、日本乐曲、爵士乐,表演本身就是多媒体展览空间。

《吞噬青春》则引用虚拟实境的创意,把现实影像带进剧场里,运用电影与剪辑,整个舞台装置加上轨道萤幕,剧场空间就像是加上MTV的立体幻境,真人演出时,旁边还可以播出角色成长经历过程的恐惧与疏离。

来过台湾的比利时终极舞团,这次的《有关借来的人生》与上次演出截然不同,他们的表演当然舞蹈成分比较重,不过这次加入了编舞家温凡德吉帕斯设计的实验短片,影像流转隐隐与舞者的肢体脉动相呼应。

由陈瑶导演、古名伸舞蹈团为班底的《非爱情故事》,号称呈现台湾的第一齣精緻动画舞蹈剧场,将电脑影像加上舞蹈线条,让舞蹈与影像虚实交错,时而各自游移、时而共同起舞。「海阔天空实验舞展」的体相舞蹈剧场《生命||走向另一个世界的出口》则是重视影像效果的作品,编舞李名正与影像设计王志伟强调视觉观感与感官,内容围绕着人生在荒芜城市的游离。

其实台湾在八○年代中期就尝试过多媒体演出,只是当时电脑软体与投影机技术不够进步。根据同时也帮台北艺术节的影像工作者王志伟表示,这种多媒体表演的魅力就在于成功结合「影像」与「表演者」的符码元素,因为多媒体影像魅力在于视觉沟通,它就像观众在家里用遥控器转电视频道一样,是一种跳跃性思考;而表演魅力则在于肢体语言,它的延续性则是直线进行,将两条歪斜线互补地综合在一起而不会打架,让观众感受到两者完美的关係,正是多媒体剧场的魅力。

编按:《视觉与听觉的草书》于四月二十、二十一日于国父纪念馆演出,《吞噬青春》于五月二十三至二十七日于实验剧场演出,《有关借来的人生》于六月九、十日于社教馆演出,《非爱情故事》自五月四至六日于国父纪念馆演出,意者请洽(○二)二三九二五三二二;《生命||走向另一个世界的出口》于四月二十七至三十日于实验剧场演出,意者请洽(○二)二三四三一六四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