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开户

申请sunbet手机版_瑞安生活服务

将废弃物转为雅品

收藏的微利正是幸福,我非聚或敛者,而是把它用于生活,让它散发出优雅的气质。

聚,会使人愈聚愈多,不知抉择,家似垃圾场,如果器物不被人使用,那就太枉费收藏了。

闲行跳蚤市场,我不只是在当个猎者,囚宝入怀,而是个设计家,往往先想到如何把它用的贴切。

比方说,一个古朴的老瓮,被我用来种一株高挑的水生植物破雨伞,便显得很有禅味;手工的烛台,点着纯正的精油蜡烛,合着月光星图微风吃晚膳,便别具韵味;一粒镂空的珊瑚,种上一棵文竹,雅趣天成;一根中空的 漂流木,摆放一棵笔筒树,更是美的难以形容……

一座贝贝壳,原本没有什幺,只要有钱,都可以买着,但是经过巧思,也许就不同了,它画龙点灯的镶在我家的前阳台,成了我夜里与星月交错的照明。

古典的铜烛台,老式的的香烛,床头的木雕……我全有了新的用途,赋予新的生命。

我有一双巧手,可以把买回来的东西一一卸解、分类、重组再造一个新款,读一无二的新作品我酷爱木雕,它是我们最常使用的传统工艺,所以特有感情,极为贴近人们的生活﹔我对木雕的技法反而没有什幺兴致,但是如何用在生活里便有兴致了。

收藏了一个木雕画,朋友来访都说美极了,这话有一半是我的杰作,它集了四、五种木雕师傅的巧手,我将之并凑成一幅画哩。

最近刚完成了一个挂钟,从拾柴到裁切、画图,都是我执行的,我用正方形构图,分成大大小小九个方块,最大的一个是钟谱,其余八个方块,分别填入我的收藏品,包括了一个银制的清朝童帽徽,一个汉代刀币,一个玉环,一个云南少数民族的耳饰……仿佛古董集合站,赏心悦目。

收藏的妙趣就在于此,把废物一下子转成雅品,把精致的藏品,变得更典范,那种成就感,简直就磬竹难书,外带快乐。

收藏,我藏得趣味横生,它非收藏品,而是藏心,藏得好幸福。

摘自:时报出版<转个弯,就是天堂>一书